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领袖

2星期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6月前
人的一生不长,它似一场充满未知的旅途。 在这旅途中,有的人到站下车了,有的人继续往旅途奔去。 形形色色的人群里,人生百态,各自以不同的方式生活着。 有的人一生追逐着名与利,在红尘中随波逐流。 有的看破尘世的丑恶,只想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淡薄红尘。 有的一世无求,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 我们到底要着怎样的人生,才是来到这人间走一遭而不留遗憾? 前些日子,国内贸易及生活费部长拿督斯里沙拉胡丁骤逝是国家的损失,令人惋惜!他同时也身兼诚信党埔来区国会议员及新邦二南区州议员。 我与其关系虽不是非常密切,但也常与其有着公事上的交集。他是“马来西亚应该走向多元族群与团结进步”的坚定拥护者。他于我的印象,是个没有架子,非常亲善,非常尽责的议员与部长。 记得希盟2018年执政时,他是农业部长。因为受农友的委托约见他。当时他虽政务繁忙,但依然抽出时间南下新山接见,尔后还特地安排在峇株巴辖接见柔佛州的农友们倾听他们的心声。因为喜来登行动,他只当了22个月的农业部长,可惜得很! 再度成为在野党,周旋于冠病疫情及政治不稳定中,政治旅程与生活素质肯定大受影响。这段难挨的日子随着第15届全国大选终告一段落。刚成立的内阁成员都需面对着经济复苏,全球经济不景气,百物上涨的挑战。如何减低人们的生活费,促进国内贸易是其部门的职责。其部门紧随着就有了一连串的惠民政策,特别是爱心菜单的推行。 今年随着6州州议会解散,政坛重量级领袖又再度启航为州选造势奔波,忙忙碌碌。沙拉胡丁作最后一场演讲时,促请马来大专生切勿迷失在名利权位,他说人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的,所有得到的,包括名与利都是短暂的,重要的是我们要成为一个有道德、有礼貌、优秀及廉正的马来领袖,能为国家与人民带来发展。 他穷极一生为国家、为党、为人民,甚至将身体累垮了也无怨无悔,甚至希望上天能安排其在工作时离去。 沙拉胡丁得意时不自傲,失意时不自卑,他已然做到眼里无怨、心中无悔,想必其走得也无憾吧! 沙拉胡丁虽然已离去,但他的精神与意志力将会与我们同在。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7月前
如果你有机会改造校园的某个角落,你会希望将那里改造成什么样子? 对于理想中的校园,也许学生要求的并不多,他们只希望校园里有更多休闲空间——一个能让他们尽情放松的小天地。 一般的领袖训练营,通常都是通过一连串的团建活动培养学生的领袖素质,但柔佛居銮中华中学早前举办的领袖训练营有点不一样,在那三天两夜里,学生讨论空间设计和理想中的校园,主题就叫“公共的凝视:空间规划与实务”。 学生的提案五花八门,但他们理想中的校园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希望有一个真正属于学生的休闲空间。 虽然严格来说,学校食堂和操场这些地方也算是休闲空间,但训练营导师林采郡说,学生觉得这些地方不是人太多就是有点闷热,他们渴望一个有绿植、有树荫的休闲空间,好让他们上了一天的课之后,能有个地方好好放松,不管是要在这里跟同学讨论事情或闲聊都好。 另一位导师郑晖印象深刻的是,有学生说他想要有个地方让他放空,这个地方即使什么都没有也无所谓。 郑晖本身是土木工程系毕业,他观察发觉华人普遍有种观念,认为只要是土地就应该物尽其用,比较少有空间留白这样的概念。但学生的想法不一样,他们觉得校园里的每个地方都早已被定义,而他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不需要有任何功能的空间,只要能让他们享受片刻宁静就好。 不同专业校友谈空间规划 銮中这次的领袖训练营总共有4位导师,除了林采郡和郑晖两位在职老师,还有建筑师张健毅和艺术学院讲师陈建泯,他们4人都是銮中校友。 这4位校友最初想在居銮办些活动,希望吸引当地人更多地参与居銮的建设。林采郡说:“因缘际会,我们知道学校要办领袖训练营,我们就提议不如在学校试试看做校园的空间规划,希望提升学生对学校的情感连结,也希望他们关注学校的空间规划。” 参加领袖训练营的学生包括初中生和高中生,他们都是学校的社团干部,刚开始未必每个人都了解什么是公共空间,什么是空间规划。郑晖说:“在学校这个环境,学生除了他教室那个壁报板以外,其他东西基本上都已经固定成形了。这种情况下,你突然叫他打破框架,对他们来讲比较困难,所以我们在活动前先试玩一遍。” 4位导师各有专长,他们从不同角度打开学生视野,比如政治系出身的林采郡,她在讲座上从公民社会的角度,引领学生思考校园和使用者的关系。从西班牙返马的建筑师张健毅,则跟学生谈什么是过渡空间,然后要学生思考过渡空间该如何设计,帮助学生建立设计思维。 也因为4位导师各有不同的专业背景,连带他们带领的小组也各有不同风格。例如,郑晖的专业是土木工程,他带领的小组多以平面图阐述设计概念,而陈建泯美术系出身,他带领的小组则多以绘图和拓印的方式表达想法。 学生提案反映需求 当学生对空间规划有了概念,他们的任务是选定校园内一个地方作为基地,然后提呈企划书,设想如何善用或改造这个空间。 综观各小组的提案,郑晖印象深刻的是他所带领的其中一个小组,这个小组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组人建议盖温室,另一组人想要打造一个舞台,双方为此激烈争论,最后大家决定互相让步,把空间一分为二,既做温室也做舞台。 说到底,学生是校园的最大使用者群体,他们的设计提案都是从自身角度出发,反映他们对校园空间的需求。像林采郡所带领的其中一个小组,他们眼见校园内有个平台平时无人使用,他们便提议在那里种一些植物和铺上人造草皮,好让学生下课后到那里休息,不然的话,那个地方就只是一个大家会路过的空间而已。这个建议颠覆很多大人对于这空间的刻板印象,所以如果愿意聆听学生的建议,说不定能从中得到一些启发。 銮中领袖训练营导入空间规划这个主题,使得这项活动不纯粹训练学生如何把社团搞好而已。总策划郑俊健老师说,活动引入这个主题一来能让学生接触学校课程以外的知识领域,再来是希望学生明白不要为了批判而批判,应该学会针对问题提出实质的建议方案。他也希望学生“在思维上走出校园”,所以邀请校友回校担任导师,好让学生听到一些来自职场的声音。 “学生们一开始不太敢问为什么,”林采郡说,许多参加领袖训练营的学生都是来自制服团体,他们习惯于绝对服从,即使心里有很多疑问也未必敢说,所以她在第一场分享会就鼓励学生勇敢发问,“结果学生发觉原来问了之后可以得到解答,那他们就越来越勇敢发问和大胆假设,然后小心验证他们的企划可行性有多高,这一点我觉得蛮好的。” 老师理想中的校园呢? 学生提出了他们对于校园的想像,那么老师呢?老师的理想校园又是什么模样? 林采郡:青少年通常都有很多困惑,困惑于自己为什么要读书,自己现在到底在干嘛,未来要干嘛之类的。我理想中的校园要有很多绿植,而且要有很多羊肠小径,学生走在羊肠小径时可以去思考他的困惑,想着想着就走到他上课的地方。 郑俊健:我理想中的校园要有很多运动设施,不只是篮球场和排球场,希望还有例如攀岩的设施,让学生有更多不同的尝试。另外,现在的教室大部分都已定形,可以的话,希望开放更多空间让学生自由组队,去讨论课程以外的议题。 郑晖:以前读大学时,我就喜欢去有很多树的地方,所以像采郡老师所说,理想中的校园应该要有很多绿植。另一方面,我们作为公民有表达看法的权利,如果校园里有一面墙或是一个布告栏让学生抒发己见,我觉得很棒,起码有个空间让学生表达意见和看法,总比他们在网上谩骂来得好。 领袖训练营结束后,虽然学生的设计提案不见得会落实,但几位老师打算把学生的提案展示在布告栏,邀请其他学生一起思考校园的空间规划。 “我们都知道,设计这件事没有优劣之分,只有更好的设计,没有最好的设计。”郑晖说,如果能唤起学生一起关注校园的空间规划,那已然是很棒的收获。 从20组的提案中,最后选出4组上台做简报,这是其中一组受外宾青睐的提案。 小组代表李葛受访时说,他们选定的这块区域位于科学大楼旁,目前用途是学校停车场。他们建议保留原来的亭子,因为这个亭子承载着很多学生和校友的记忆,所以不宜随意拆除。至于原有的篮框,现在很少学生会在这里打篮球,所以他们建议在其中一个篮框底下建水池,这个水池一方面可以养鱼,供理科生观察鱼类,另一方面可以打造成许愿池,投篮成功即意味实现愿望的机会就越高。 另外,他们建议在这片空地建一座温室种菜,这样一方面可以绿化校园,另一方面希望有了菜园后,原已关闭的学校园艺社能因此复活。 他们还建议在这里做一个围栏养小动物,因为理科生上课常需要观察小动物,与其不懂下课后要如何处置那些小动物,不如就把它们养在校园里。 讨论过程中,小组成员其实经历过不少意见碰撞,例如有人提议在这里建攀岩墙;有人认为应该把亭子拆掉。最后大家采纳这个方案,因为这个方案既能达到绿化校园的目标,又能吸引学生回到这校园的一隅。
9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