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第15届全国大选:即时报道
星洲人VIP内容专区
星洲人VIP内容专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点评台

|
发布: 7:00am 14/11/2022

联合政府

民主

刘振国

州政权

大选探路

联合政府

民主

刘振国

州政权

大选探路

刘振国.联合政府拆掉政党旧面具

刘振国

反跳槽法的通过算是雨后的彩虹吗?既然彩虹出现,选民是否会对政治重燃希望?

第15届大选是史上最多候选人提名的选举,多达945人角逐222个国会议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过去的大选,国民所认识的政治比较简单,只要获得超过半数议席的阵线,即112席或以上便能组织政府,而这一种认知在第14届大选后已经全然改变。第14届大选一开始只是独裁老人想要再次任相,后来演变成拆伙重组内阁,组织一个全新的

这么一个拆伙再组联合联邦政府,让全国几个州属也跟着重新组织阵线,一系列的从国、州、县、市、村更换政治委任职位,这算是进程吗?毫无节制的离开大选前的阵营、政党,再组织新政党算是民主缺陷吗?反跳槽法的通过算是雨后的彩虹吗?既然彩虹出现,选民是否会对政治重燃希望?

ADVERTISEMENT

可以肯定的是,联合政府将成为马来西亚政治的未来趋势,毕竟在不加入东马非希盟议席的情况下,西马几乎没有一个阵线可以过112席,独自组织政府。

国阵、希盟、国盟都希望在大选之后不寄人篱下,能单独执政,由此可自行决定谁当首相、官职如何分配等,因此新的政治模式已随着第15届大选来临而诞生,很多新政党开始在西马成立,就连东马政党也不放过这个机会到西马抢滩,毕竟最后哪个政党的议席多,被邀请谈判加入联盟政府的机会就越大。

另一个我们常常遗忘的观点是,除了全国中央政治版图,州属的政治版图与主权也是联合政府成员关键的一环。

简单的说,拥有州属掌控权的政党或许优先获邀请进行谈判,就以伊斯兰党为例,该党的国会议席不算多,但是任何阵线组织联合政府一旦有该党参与,联邦政府便能直接与吉打、吉兰丹、登嘉楼衔接,而其他有伊党议员的州属,如雪兰莪、霹雳、玻璃市、彭亨也可以轻易组织联合州政府。

若要用传统模式来夺取肯定不是一件易事,一些州属的政权轮替也不会在一两届之内实现。换言之,通过邀请在州内举足轻重的政党参与联合政府,或能一并把州政权拿下。

这就是为什么行动党说大选后可以和任何一个政党商讨组成联合政府,而频频向巫统伸出橄榄枝,因为他们明白自己有条件主宰槟城、雪州、森美兰州政权,大选后要和巫统结盟并非不可能。

打开全文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