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第15届全国大选:即时报道
星洲人VIP内容专区
星洲人VIP内容专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点评台

|
发布: 8:00am 15/10/2022

赛沙迪

行动党

MUDA

希盟

社团注册局

第15届大选

洪伟翔

翱翔天際

洪伟翔.看希盟公然忽悠MUDA的悲哀

洪伟翔

曾发出豪言壮语要走新路线、摒弃旧政治及老人政治,结果才不到一年时间,豪情万丈的赛沙迪就狠狠地被现实给打败,跑回去找自己此前大力批评的旧政治寻求合作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大马民主联合阵线()主席、前青体部长赛沙迪于9月初公开表明加入的意愿,并希望能够出战15个国席,即刻引起希盟激烈的反应,尤其是公正党方面的各种酸言酸语、强力反对后,希盟终于在前几日给出了官方的最终决议,即同意合作但不结盟。

这决议,其实就是复制柔佛州选模式,希盟不同意让MUDA加入,致使该党必须继续使用自己的标志来参与选举,但在议席谈判上,希盟将会在自己盟内先进行议席分配之后,再由成员党各自与MUDA洽商,看要让出多少席位于该党。简言之,就是拒绝了MUDA的加入申请,保持既有现状。

ADVERTISEMENT

希盟拒绝的理由,根据共主安华所言可绝对是冠冕堂皇,把责任全都推给了。安华说若要让该党正式加入,就需要向社团注册局申请并获得首肯通过,这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安华更说在如今国会已解散的背景下,要让社团注册做出上述决定绝对是件缘木求鱼之事,因此舍难取易,推出上述的折中方案。

安华这番说辞,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其实只要思考一下,就只不过是忽悠人的借口。关键点就在“正式”或“非正式”之上。确实正式加入涉及修改希盟章程需要社团注册局的同意,但只要是非正式让其加入,就可轻松绕过这一障碍了呀,且更重要的是,正式与非正式与否,实际上根本无甚差别。

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即便是非正式结盟,只要希盟成员党同意,MUDA的领袖依然可列席参与所有希盟的会议,并贡献到决策中。且在大选时,也可共用希盟标志来参与选举。为此,实际上根本并无差异,若真心想要让该党加入结盟,本就该先以此种非正式的方式合作,在选后才来循正式途径申请呀!

这可并非是胡吹乱诌的事,只要看看此前2018年大选,明明希盟都尚未正式获得注册通过,但当时的希盟四个政党,还不是一直同在希盟的体制之下进行议席分配谈判及各种决策的商议?即便在大选时,不同政党不也都是共用友党公正党的标志来竞选,何曾出现过问题?

所以说,把责任推给社团注册局不过是不想在大选前让MUDA加入的搪塞理据而已。小心眼的公正党再一次主导了希盟,即便其他两党尤其都欢迎MUDA的加入,也知道这新兴以马来同胞为主的多元种族政党加入对希盟是件好事,但也不得不屈服于一贯专断独行的公正党,所以柔佛州选的历史就此重演了。

对于这一点,MUDA领袖们应当能心领神会,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坚定自己创党的初衷,坚持走出自己的道路,而不是想要走捷径去找回曾经被自己所唾弃的一方,以如此卑微方式要求合作。从这一决议,很明显可看出对于公正党而言,根本就不视这新政党为平等伙伴,也全没意愿分享手中的既得利益。如今MUDA形同被这决议狠刮一巴掌,可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

因此一直都不认为MUDA寻求加入希盟是件好事,还记得约一年前MUDA成立时,赛沙迪曾发出豪言壮语要走新路线、摒弃旧政治及老人政治,甚至还说宁愿输在选民手上也不会回去与那些弄至希盟政权倒台的老朽政治人物合作,结果才不到一年时间,豪情万丈的赛沙迪就狠狠地被现实给打败,跑回去找自己此前大力批评的旧政治寻求合作了。

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吗?为此当赛沙迪要求加入希盟时,就已直言倒不如直接解散MUDA,直接加入希盟里的某个政党将其壮大来得更好了。这不是比抛弃创党理念进去希盟当个小弟,来的更有意义和直接得多了吗?

打开全文

热门新闻

百格视频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