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8/12/2022
手中的一票/李宇萱(大港)
作者:李宇萱(大港)

2019年,大马政府宣布18岁便可

我相信许多年轻人听到这则新闻,是兴奋雀跃的,因为这相当于民主进程,是一桩喜事。年轻的大家对未来总是满腔热情和希望。自2018希盟胜选,这股希望又被推到了最高峰,只是这股希望在22个月后,被喜来登政变打破。国盟政府执政已3年,国盟政府让大马回到国阵执政时代,灰暗悲哀。

ADVERTISEMENT

虽然如此,若我们还想在这个生存,我们还是要做出改变的。这种改变是垂死挣扎的,但是总比没有强。或许只要这一票下去,就能改变我们目前的困境。缺少整修的国中、统考得不到承认的独中、日渐上升的案、形如瘫痪的交通系统,或许这些都能有更好的改变。

我是。政府宣布18岁可投票时我已20岁,却还有得等。之后国盟政府上位,表明要收回这道时,我真以为它就要这样胎死腹中。现在终于有机会,只是我已23岁了。不管这道政策有没有收回,我都已达到投票的年龄。

我的沮丧和希望在拉扯,一方面觉得现在的我们无法改变这个国家,一方面又希望自己的选票能够改变什么。我抱着这样矛盾的心情迎接了大选。虽然我对国家的未来一点信心都没有,但我还是要履行的义务。投票前,我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要这么窘迫,但还是被看穿了。听着官员的发言,我知道这里也有很多跟我一样的首投族,很多都很年轻。

为什么不是打勾而是

很快就轮到我了。官员照样念出我的号码,捉着我的手指插进墨汁里。紫黑的手指成为了一个显眼的记号。我拿着选票,大咧咧地前往遮蔽处。我依照父母的嘱咐,在属意的格子上打了个叉。说实在的,我觉得这个过程很奇妙,因为筛选政府,不是打勾而是打叉。叉是错误和否认的标志,但我们在这边打叉不是因我们要否定谁,而是决定谁。

为什么做出安排的人要选择叉?我想我永远不会得到真正的答案。因为这个国家需要谎言来修饰,来保持这得之不易的和平。

我把选票折叠起来,投进里面也有很多折纸的箱子。箱子透明,纸却看不透。里面是一个又一个秘密,是一个又一个的思考。我回想了我刚才的决定,心想这是不是错的,但是现在也没时间给我后悔了。

紫黑的手指提醒着我履行公民的义务,父亲告诉我这印记要几天才会消掉。但我想我这印记应该永远都不会消了,因为它已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无法抹去了。

我想这篇文章若是刊登的话,大选结果也早已公布了吧,只愿一片大雾的未来有一丝曙光。

打开全文
政策
投票
贪污
公民
身分证
国家
首投族
打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