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马来西亚第15届全国大选:即时报道
星洲人VIP内容专区
星洲人VIP内容专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最新消息
3:31pm 06/11/2022
王晓庭:勇上战场无惧一无所有 “我要当真正民选议员”
专访:陆世敏、练珊恩
民主国运特辑/专访王晓庭part 1:主文
王晓庭认为,自己是可以打仗的斗士,对她而言,赢下选举成为真正民选的代议士,比出任上议员来得重要。(辛柄耀摄)

马青总团长拿督辞去上议员官职,选择上阵胜算不高的柔佛地不佬国会选区,这个举动在许多人看来很傻,因为一旦输了就可能一无所有,但她说:“我是一个可以上场打仗的人,我要选民把我送进国会!”

王晓庭说,一般人认为上议员是个很稳当的官职,但她真正要的,是亲身到大选战场接受试炼,赢下选区,成为真正民选的国会议员,在拥有选票支持的情况下走入国会殿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说:“党内外很多人都说我傻,为什么要打没有把握的仗,但是我没想太多,也没有‘白区’可以躲起来。我认为身为这个年代的年轻领袖,应该坦然面对,走入人群,如果能得到更多支持,就好好地把选民的声音带进国会。”

关心公民权课题属意内政部

王晓庭在政治上的勇气还不止于此,当询及若国阵有机会执政,马华又取得不错的成绩,让她有担任副部长的机会,是否有属意的部门时,她不避讳地说:“内政部。”

ADVERTISEMENT

她表示,自己关心公民权的课题,而内政部是个能够带来重大改变的部门,不仅要谈未来,更需要解决许多过去一直无法令人民安心的议题,而她不仅有意愿,也有信心能够把工作做好。

“我没有质疑过其他部门的工作和功能,只是可以选择的话,我非常想要去处理内政部的事务。如果一届是5年,我想要有长远的5年计划,还有3年、2年、1年、100天,我想要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到时又无法做到什么,我都希望透明地告诉大家。”

她坦言,了解到时也轮不到自己说要去哪个部门服务,只是若党准备好适合的人选,在适合的时间放到适合的地方去,会让整体事务更加有效。

询及她是否就是适合的人选时,她说:“我准备好了!”

“我提早说出想法,可以得到更多建议,不是更好吗?好过把不对的人放在不对的地方,之前也有部长被取笑不熟悉部门事务。”

曾想过拒当上议员

王晓庭说,当她在6月接获通知可能受委为上议员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我不要!”

她说:“我拒绝不是我不稀罕(当上议员),只是大选要来了,我觉得我是一个可以上场打仗的人,所以一度有拒绝的意思。”

她解释,国会解散的时间比预期得早,她考虑了整体情况,再加上之前到柔佛协助州选时,留意到如地不佬这样的选区,或许她能够帮忙带动起士气,于是就萌生了到地不佬竞选的念头。

“我认为身为马青总团长的我,有责任和使命去做这件事。”

现年42岁的王晓庭于今年6月17日宣誓就任上议员,原本将于2025年6月16日届满,但是她为代表国阵上阵地不佬而必须辞官。

力争为国阵收复地不佬

她是马青创团以来的首位女总团长,于2013年505全国大选中出战士布爹国席,但是以5万1522张票之差,败给行动党候选人郭素沁。

她在2018年的509全国大选中没有受委上阵,本届大选则上阵地不佬,力争为国阵收复这个总选民人数达22万3301人的国会议席。

在这场三角战中,她的对手是希盟公正党柔佛州副主席潘伟斯和国盟土团党地不佬区部副主席莫哈末依沙。

指“天兵论”有杀伤力

王晓庭坦言,指她以“天兵”姿态上阵地不佬的言论对她有杀伤力,但是她会正面地让选民更了解国家架构。

她也相信,当党全国性的中央领袖被安排到某个选区时,将为该地区带来附加价值。

她说,无论是她还是其他党领袖,如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或行动党元老林吉祥,甚至是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过去到新的选区上阵时,也有出现争议或不满的声音。

“天兵天将降在哪里都会有声音的,但所谓的天兵天将就是中央领袖,全国性的人物,应该是为地方上带来加持。确实有些声音和情绪需要去处理,我认为我有去处理,也在能力范围内处理好。”

她说,她了解选民面对非当地候选人,会担心候选人当选后不在当地服务,而她会尽量让选民了解在我国的架构里,地方上会有村长、县市议员和州议员替选民解决民生课题,而国会议员则能够把选区的发展课题带到联邦。

民主国运特辑/专访王晓庭part 1:主文
王晓庭认为,马华“不得民心”的原因是逐渐与民意背道而驰,若要重新来过,领袖必须要有“担当”。(辛柄耀摄)
最大使命 如何带马华站起来

作为马华首位在野的马青总团长,王晓庭说,这期间带领马青的挑战非常大,除了要带领马青走出低潮,同时要面对党内外的各种声音,如“我们以前不是这样做的”。

然而,她认为,若马华以前那么强大,就不会跌到如今的情况,现在如何重新站起来,才是最大的使命。

“我上任马青总团长后说过,我要在这一届的任期内,带领马青破蛋,一定要有至少一名YB(人民代议士),而那个人可以不是我。

“以前的马青总团长会有附带的光环、配套,现在完全没有了,我告诉马青,不止是我一个人要(重新来过),大家都要一起熬过来。

“我们现在要更有责任感的青年领袖,不耍嘴炮,认真做事,如今是买少见少,应该要鼓励这样的风气,不要因为政党或政治立场不一样,就为了斗嘴而斗嘴,最后人民没有在我们的争吵中得到任何好处。”

不靠颜值上位
更努力证明实力

作为马华建党以来首名女性马青总团长,王晓庭头顶上的光环,并没有让她的政治道路顺畅无阻,相反一路上,不时会伴随着“花瓶”和“女性不如男性”的质疑和否定。

对于这些调侃的声音,她先开玩笑地回应:“首先得问妈妈,怎么把我生到这个样子”,随后又正色道:“这让我告诉自己,我必须做到更多、更努力、更坚强。”

她坦言,自己时常会听到类似“有样子、有脑子的女人都不参政,参政的人都没脑”的话,一些人甚至在她面前说一套,背后又说另外一套。

“他们会在我面前说:‘你很靓丽、很讨好’,在我后面又嘲笑:‘不就是得个样咯!’。面对这样的事情,我想告诉大家不要以貌取人,应该看我们有没有认真在处理工作。”

当上马青总团长以后,很多人会把王晓庭和历届总团长做比较,这让她不由改变一直以来的认知。

“在这之前,我以为马华里面不会出现用性别区分能力的情况,但后来我在竞选期间发现,原来是会遇到这种问题的。有人会说做决策的时候,如果女性总团长会这样决定,如果是男性总团长会那样决定。”

面对这种事情,王晓庭会铿锵有力地回击:“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因为很多人也许忘了,她不但是马青第一个女总团长,也是第一个下野的总团长。

走全新道路 没总团长光环

“我在中选马青总团长后,经历了前任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改朝换代、冠病疫情、政权更迭,所以我没有所谓的总团长光环,一切都是重置(reset)和重头开始(restart),我所做的一切不能拿来做比较,因为这是全新的道路。

“今天我是领导,我就要当个有担当的领导,知道我做的决定就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因此,我一定要撑起这个责任,有错就要认,但不能因为两三人的负面看法,就随意更改决定。”

说到此处,或许是想到过去的一些冷嘲热讽,她忍不住眼泛泪光:“虽然我是女性参政,但我没有一直鼓吹‘男女平等’、‘我要打倒男性’这样的论述。

“我一直觉得,女人能顶半边天这样的说法,可以稍微修正下,应该是‘我们可以共享一片天’。”

民主国运特辑/专访王晓庭part 1:主文
向来以开朗形象示人的王晓庭,在采访中谈及在领导以男性为主的马青总团时被人批评“只有样子”,而不禁红了眼眶。(辛柄耀摄)
对马华初印象 是助人团体

长着一张“城市脸”的王晓庭,实际上是在乡下地方长大。由于从小接触马华下乡服务计划的关系,她对马华的初始印象并非政党,而是“帮助人的团体”。

“我在吉打居林一个很小的地方长大,由于学校在山上,所以我都是翻山越岭去上学。由于爸爸是马华的基层党员,所以在我小时候,他经常会带一些参加拉曼下乡服务计划的哥哥姐姐回家住。

“期间他们会给我们补习,教导我们念书做功课,因此那时候我一直认为,马华是帮人的团体,这也促使我加入马华的想法。”

当然,她想参政的念头,离不开父亲的影响。在她的印象中,母亲时不时会唠叨说,父亲一直去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又是何苦呢?

“最后我理解到,‘吃力不讨好’就是一直帮助别人,在那个地方搭建人民与政府之间的桥梁。”

民主国运特辑/专访王晓庭part 1:主文
王晓庭谈及父亲生前点滴,不禁泣不成声。(辛柄耀摄)
父当基层半辈子 是心中巨人

终其一生,王晓庭的父亲没有功成名就,也没有位居高职,作为马华基层党员劳碌大半辈子,无功也无过,却是女儿心中的巨人。

“姑姑曾对我说,爸爸穷其一生无法完成的事,我似乎在短期内做到了。不过要说短期,事实也并非如此,我21岁从政,今年已经42岁了,可以说至今为止一半人生都在从政。

“我没有太突出,努力了21年,直到今天才被注意到,有的只是坚持。”

王晓庭是在2005年踏入政坛,翌年父亲过世,谈及父亲生前点滴,她泣不成声。

“也许他不是大众心目中的巨人,却是我心目中的巨人。”

505惨败 乐观看待保按柜金

2013年505大选,王晓庭上阵士布爹,对垒行动党候选人郭素沁,在这个马华黑区,仅获9948票,多数票逾5万张。她自我调侃道,自己是建国以来输掉最多选票的人。

“不过,我一直都是相当乐观的人。当时有人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至少没有输掉按柜金,因为这句话,我就能够开心、振作起来。”

犹记拿委任状那天,她才刚生完第2个孩子,在孩子满月30天后,自己就立刻投入竞选期。即便最后结果不尽人意,但她无怨无悔。

“有人说,在这种黑到发亮的选区,就不需要太认真,可是我觉得如果这样做,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还记得有次在夜市,我被人潮挤到差点晕过去,幸好旁边一双双手把我扶起来,让我感受到同伴的力量。”

马华若要重来 领袖须有担当

马华从在朝变在野,王晓庭认为他们“不得民心”的原因,在于逐渐跟民意背道而驰。若要重新来过,就必须要有“担当”。

“因为我们没有认真聆听,忽略很多人的声音,所以就下野了。我们要如何重新站起来,这是身为青年团团长的我,必须扛下的责任。”

其中一个与年轻人接触的平台,就是经营社交媒体,聆听相关群体的声音——即便那些是谩骂、诅咒和负面的讯息。

“我觉得我在这个板块上的经营,还是有点成绩的。尽管这些成绩包括谩骂、诅咒和负面的留言,但从中我又可以看到一些信息和想法。”

她认为,政治人物不论资历或学历为何,都应该要有“担当”。

侧写王晓庭:她,更内敛稳重了

2018年马华党选,我们被派去访问马青总团长候选人,其中一人就是王晓庭。

当时她给人的印象是活泼漂亮,处事八面玲珑、能言善道,给马华这个相对老气横秋的政党注入年轻活力,成为该党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成绩公布当晚,她也凭借自己的个人魅力胜选,成为马华建党以来的首个女性马青总团长,风光一时无两。

不过,王晓庭也只能开心那么一晚,过后就要面对现实的考验,包括作为马青首位下野的总团长,她要如何引领马青“破蛋”,获得人民认可,选出一名YB,让马青成为名正言顺的代议士。

在她的任期内,马青所面临的挑战远不止于这些,比如要怎样应对冠病疫情和政治动荡,都是前人没有教会她的事情。

头上光环也是脚上镣铐

另外,“马青首名女性总团长”既是她头上的光环,同时是她脚上的镣铐,受到性别所限,她做决策时举步维艰,也让他人质疑这名女总团长的能力。

这些都是我们在4年前采访王晓庭时,所不了解和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当时我们还觉得,晓庭这人过于面面俱到,以致我们都无法看到她的内心世界,难以接触到她真实的一面。

2022年全国大选,王晓庭毅然辞官接受任命,南下竞选地不佬。这不是她熟悉的选区,也面对“天兵”的非议,但她还是接下使命,代表马华出战柔佛。

时隔4年后,王晓庭再一次接受我们的访问。这次的她,似乎比上次更加内敛和稳重,跟记者敞开心扉侃侃而谈,心有感触时亦真情流露,不再像上次采访一样滴水不漏。

在这次访问中,晓庭多次强调“担当”二字,这是她认为一名政治人物所需具备的品格,或许也是经历4年风浪后的觉悟。就如当初她父亲一般,即便这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她也义无反顾。

民主国运特辑/专访王晓庭part 1:主文
王晓庭(中)接受本报高级记者陆世敏(左)和记者练珊恩的访问。(辛柄耀摄)

 

打开全文
王晓庭
民选议员
分享到: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月前
6月前
7月前
7月前